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保持登录
首页- 新闻

艺术家
《杨惠姗三十年佛像艺术创作》第一章(中)
2016-11-01 14:11:15

药师琉璃光如来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

杨惠姗

1993年 药师琉璃光如来

奈良药师寺建于公元680年日本白凤时代,日本法相宗大本山,里面供奉的本尊药师三尊已是日本国宝。

1992年,杨惠姗第一次拜见中间奉祀的药师琉璃光如来法相。在杨惠姗的心里,对“琉璃”两字,是人生修持之境,在琉璃工房成立之初,原无所知,第一次闻说,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经第二大愿:“愿我来世,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”,杨惠姗立愿能够造药师琉璃光如来琉璃法相。

杨惠姗

1993年,杨惠姗开始以“身如琉璃”为主题,创作一系列的作品,作品“大药师琉璃光如来”被收入由水常雄主编的《世界玻璃美术全集》第六卷〈现代卷〉(The Survey of Glass in the World,株式会社求龙堂出版)。

在日本展览之际,杨惠姗第一次遇见奈良药师寺的住持高田好胤。高田以日本当代重要的佛法上师之尊,给杨惠姗的印象,却是天真无邪一如儿童,一心的欢喜,眼中几无任何黑暗事物。

当时,杨惠姗的“琉璃界”展览,在日本福冈大丸百货美术艺廊展出,店长山本,以百货店长(董事长)的身份,一日下午,匆忙亲自赶来,请杨惠姗亲迎高田好胤。

午后不久,有着张满月脸,一团和气的高田住持来到艺廊,仔细欣赏杨惠姗的作品。走到那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前,高田住持动作忽然放慢,缓缓蹲下去,神情专注地凝视良久。当下表示希望典藏。

在场的日本人都非常激动。一位女业务员热泪盈眶,拉着杨惠姗的手,喃喃反复:“杨小姐,太好了!真的太好了!”

如此激动当然事出有因,奈良药师寺不但在佛教界地位崇高,在艺术收藏界更是权威,例如画家中间,只收藏大师平山郁夫的作品。

杨惠姗没有答应。在杨惠姗的理想,药师如来应有背光,然而她烧铸多次,都没有成功。1995年10月,杨惠姗终于完成背光,定于10月9日天武天皇祭日法会,正式奉纳。

杨惠姗

日本知名的三艺美术经纪后藤康策表示这件事有若干意义:宗教性的:药师经经文所曰,药师如来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。经由杨惠姗的艺术努力,此一愿望,第一次显现人间。艺术性的:奈良药师寺,以一近千年的国家文化古寺,希望典藏杨惠姗作品,是杨惠姗个人佛像造诣的最高肯定。

高田好胤于一九九五年,将杨惠姗精诚所作的“药师琉璃光如来”收藏入奈良药师寺内写经堂。

大典前一日,杨惠姗和张毅亲自接验空运到日本的“琉璃药师如来”,一开箱,发现琉璃药师如来的右手指断了。

这一尊琉璃药师是杨惠姗二年多来的心血,搜集遍所有世上现存的法相,最后是以奈良药师寺金堂所奉的日本神武年间,至少已经是八百年历史的法相为本。竟就在明天要举行奉纳的时候,琉璃手指断了。 杨惠姗沮丧得说不出话来。寺里所有的人,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杨惠姗

黄昏,高田师父返寺,杨惠姗亲自说了断指的事,她说完,高田却一脸呵呵笑意说:没事,黏上就好。说完起身,领着杨惠姗到金堂,指着大殿上的药师如来说:“你看,他的中指也是断的。” 杨

惠姗顿时说不出话来。 “在日本,右手无名指,叫药指,是研磨药粉吃药时惯用的,也许药师如来的药指太沉了,人间病,太重了,所以就断了,呵呵。”高田笑嘻嘻走了。 杨惠姗、张毅一直忘不了这一幕。之后他们没有再听到任何人说过“药指”的事,但是,高田身体力行地,为他们上了一课。

杨惠姗


2009 蓝药师琉璃光如来

“愿我来世,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彻”是杨惠姗佛像创作的一生志业,原只是依循着药师如来救苦济世的慈悲精神,竟看到了自己的修行,二十年过去,渐渐明了其中意涵;在“琉璃”透明的材质里,内心愈见清澈透明,愈是澄澈无碍。杨惠姗以佛家所说,琉璃色即青蓝色,精诚恭铸“药师琉璃光如来”,执此心路明灯,众生离苦的修习大愿;在慈悲的琉璃世界里,杨惠姗仍然不停地走下去。

金佛手药师琉璃光如来
 

-未完待续-

金佛手药师琉璃光如来
 

3人赞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