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保持登录
首页- 新闻

艺术家
村上隆的悲歌
一个日本艺术家的观察
2016-02-20 08:02:18


2015年10月,东京六本木丘,森美术馆,村上隆的新作品,五百罗汉展正式展出.新闻报导说:展场门可罗雀.

在网上可以透过网络联结,360’完整看到这辐长100公尺的巨大画作,(http://www.asahi.com/topics/word/村上隆の五百罗汉図展.html),多年来强调所谓SUPER FLAT的创作概念,突然回到传统的土地上.

村上隆自己的说法:创作五百罗汉的想法,是在福岛大地震之后,和日本艺术史学者辻惟雄(Tsuji Nobuo),促膝长谈之后决定的.原因是:斩不断的血缘和责任感.

村上隆说了什么;一点都不重要,我们看见什么,比较重要.

对于这个”村上隆现象”,试着把它分成几个部分观察,最早的一部分:是村上的夫子自道,说起他自己在纽约的艺术奋斗生涯,落魄到在便利商店的后门垃圾桶里捡店家丢弃的过期麺包度日.那种艺术家的抑郁苦闷之情,激发了他决心深入暸解欧美艺术市场所有的门坎和运作,从一个日本弱势文化的艺术出发,在世界舞台杀出一条血路.

然后,我们看到村上隆成立了KAIKAI KIKI三芳工作室,显然,如此昭然的”集体的””产业的 ”艺术制作形式,对于艺术家村上隆;完全不是一种忌讳,反而是一种哲学.一如ANDY WARHOL半开玩笑地说他的工作室是”工厂”,JEFF KOONS更强调现代艺术家的手;是不碰触作品的.

接着,村上隆以”SUPER FLAT”为标题,在全球各地展出,夹着授权LV皮包的助阵,形成一种引人注目的高频率话语权.

如果从”FLAT”的字义解读,SUPER FLAT,超级平的,超级单调的,超级肤浅的,如果这是村上隆的概念,到底他是指他发表的作品的寓意?还是指艺术家对于这个世界的省思?

当然,善意的解读这个概念,我们可以理解这是对于这个浮躁幼稚世界的反讽.更多元诠译:是一种对于日本传统文化艺术的自我检视;同时也是对于日本当下社会的宅男现象的痛下针砭.更开放的说法:这个FLAT,浅薄的寓意,也许是上承杜象(Marcel Duchamp)的小便器,是一个所谓现代艺术的”启蒙论证”,虽然,杜象纯粹是一个概念,杜象大概不会成立一个工作室,量产他的限量或不限量的小便器,然后上市销售吧?

无论我们怎么诠释,村上隆和LV的合作,设计了多款SUPER FLAT主题的皮包,据说替LV赚进了三亿美金的收入,村上隆成为当年时代周刊的100位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.

2010年,村上隆摆平了所有障碍,把他的SUPER FLAT系列,搬进了法国凡尔赛宫.所有的示威丶抗议,严格说,都不如中东卡达博物馆的庞大的赞助金来得有力,凡尔塞宫的管理圑队被骂成了”乞丐”,但是,展览仍然正常展出.村上隆在凡尔塞宫的展览之后,他的系列作品的拍卖价格上涨了一倍.

但是,之后的14年,村上隆没有在日本有任何展览.

为什么?

在五百罗汉开展之前,村上隆自已说:”我在日本不受欢迎,大家都讨厌我,特别是日本博物馆界的人,认为我的作品不是艺术.买我作品的,都是外国人,其实我也不想回日本做展览,因为日本人不懂当代艺术,他们只喜欢动漫这种简单的东西.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日本作展览了”.

如此悲情的说法,似乎显示了他在市场有了变化之后;自我认知的混淆.日本人如果像他说的,只喜欢动漫这种简单的东西,日本人应该喜欢他SUPER FLAT系列,因为,他的开始创作概念,全是日本社会”宅男”的喜好.而他自己到处公然地表示:”作艺术;就是要赚钱”.我觉得是他自己完全不考虑保守的日本社会对艺术的忌讳,是他根本不把日本市场放在眼里的.

今天,当经济市场有了变化,就说日本人不懂现代艺术,说日本人讨厌村上隆;可能就更情緖化了些,要知道当年的LV的村上隆樱桃皮包系列,三亿美金的销售业绩,有三分之一以上,是日本人买的.

今年五十四岁的村上隆,某个程度,是太孩子气了,他的所谓艺术的动机,纯粹建立在他自己都承认的功利角度,把”现代艺术创作”当成产业经营,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JEFF KOONS算是成功的例子,但是,KOONS曾经也有大辐的起落.

而村上隆忘了一个更重要的基础,他自己都曾经说过,和欧美比较起来,日本,仍然是一个弱势文化.英国一位另类评论家,JOHN CAREY,说过一个不失公允的论点:”以美国的国力,要把JACKSON POLLOCK ,ANDY WARHOL,捧成明星艺术家,不是太难的事”.

从这个角度,我们客观地观察村上隆的几个利基里程碑:LV的获利,主要是当时日本市场对于LV的狂热,法国LVMH的经营层,顺水推舟打了一张村上隆牌.

村上隆凡尔赛宫展览,最大的资源来自中东卡达政府,我们其实不需要深入计算其中的利益计算,我们只要看村上隆凡尔赛展览之后,在拍卖市场上的运作,那些曾经收藏村上隆的收藏家,那些代理村上隆作品的艺廊,都以百万百万美金的利益入账.

这些运作,真正的操盘手是谁?谁是真正的获利者?我们相信村上隆先生心中自有一本帐.我们只能说:村上隆先生,亚洲艺术成为主流的时代还没有来临.

突然想起来;村上隆最令人感动的一个自我表述,他作了一个自己的雕塑,穿着日本街头艺人的服装,身边跟着他心爱的小狗,他说:”你觉得我像不像街头卖艺的猴戏的一只猴子?始终站在荒野里讨饭吃”。

0人赞过